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央视新闻:建了拆,拆了建,武大炸楼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_zhaoyinwanda.com / 内容

央视新闻:建了拆,拆了建,武大炸楼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作者:尹力|时间:2016-09-29 10:57|来源:zhaoyinwanda.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央视新闻:建了拆,拆了建,武大炸楼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原标题:央视新闻:建了拆,拆了建,武大炸楼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建得有理,向高度要空间,拆得也有理,它破坏了山际线。一栋获得鲁班奖的建筑,一幢仅使用了16年的教学楼,在争议声中建成,又在争议声中拆除。9月10日,武汉大学爆破拆除了一座教学楼,事情引起了许多讨论和质疑。9月10日凌晨,被称为变形金刚的武汉大学工学部第一教学楼完成了自己16年的使命,被爆破拆除,轰然倒塌。相关招标公告显示,拆除工程经费为1300万元。武汉大学学生:挺可惜的,这栋楼又没有什么损坏,而且相对较新,我觉得好浪费。武汉大学学生:这个建筑作为工学部一个比较标志性的建筑,它也寄予了我们比较深厚的感情。武汉大学官网给出了理由:建筑体量和建设高度不符合2011年经住建部批准的《武汉东湖风景区的总体规划(2011-2025)》。规划中要求,城市建设要充分考虑东湖的自然景观特色,不能破坏东湖山水空间构架和尺度,要严格控制湖滨地区和迁入城市内部的洪水和嵌入的洪山、珞珈山过渡带的建筑高度、体量、色彩,与自然山际线相呼应,对不符合规划的建筑予以拆除。华中科技大学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退休教授赵宪尧:当年建的时候,它是合法的,它是武汉大学的建设用地,不是东湖风景区里面的用地。对此,武大官网表示,《东湖南路(武汉大学段)环境整治工程发出动员令》一文称,在东湖绿道建设工程中,武汉大学是其中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工程已纳入市政重点工程。其中该教学楼拆除在工程的重点内容中明确被点名。华中科技大学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退休教授赵宪尧:(东湖沿岸)水生物研究所、老干楼……还有好多楼。要按这个规定,武汉要拆多少楼?这座教学楼于2000年6月竣工,地面20层,楼高88.3米,面积3.85平方米。使用仅16年的建筑就被拆除了,引发了巨大争议。清华大学城市规划教研室主任谭纵波:建有建的理由,拆也有拆的理由。关键是:一、技术层面:它从规划建筑设计的技术角度来看是否合理?是否穷尽了各种可能性?二、程序层面:决策过程是否科学?程序是否合法?决策结果是否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能否经得起公众的质疑?第三、法律层面:是否符合国家有关建设活动行政管理的规定?先建的楼,后出台的规划,拆除合理吗?拆除的理由,是不符合2011年颁布的《武汉东湖风景区的总体规划(2011-2025)》。该规划在法律层面的效率有多大?清华大学城市规划教研室主任谭纵波:我国的规划对于建设活动的管理,只有发放两证一书(或三证一书)时具有强制力。即,如果没有发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许可证,建房是违法的。但已经建起的建筑和新编的规划之间有不符的地方,我认为并非违法。因为法律上有不回溯的这么一个原则。刚用了16年就被拆除,那么16年前这栋教学楼在规划建设时,又是依据什么?1997年12月1日,该教学楼在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破土修建,2000年6月投入使用。2000年8月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并入新组建的武汉大学。20年前,在高校扩招的背景下,各类用房面积紧张,这座教学楼发挥了极大的作用。武汉大学的官网表示,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遵循的是“向高度要空间”的理念,按程序建造。拆除前的大楼。澎湃新闻记者贾亚男图这栋教学楼还曾有很多光环,它不仅仅211工程建设的重点项目,还曾获得中国建筑工程质量最高荣誉奖——鲁班奖。其设计出自著名建筑师何镜堂院士。动工前两个月,何镜堂曾在《建筑学报》上发表论文,阐述了这座教学楼的建设理念:“无论是新建,或扩建都应保持风景区与原有地形、地貌和山光水色的和谐统一,在体型、布局、层数、高度、色彩和格调上都应认真考虑,不要破坏风景区的整个环境气氛。”同时这篇文章也强调,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的各类用房使用面积不足的矛盾十分突出,因此也给建筑设计师带来了一个难题。王发堂现任武汉理工大学土木与建筑学院副教授,1999年他作为当时武汉水利大学建筑系的研究生,就在《华中建筑》上发表题为《珞珈山的瑕玷—评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主教学楼》的文章。文章中称,“(这栋楼)在整个风景区鹤立鸡群,犹如珞珈山优美环境走向破坏的一座墓碑……”清华大学城市规划教研室主任谭纵波:建设活动肯定要为在这里面活动、生活的人服务,这个无可厚非。但问题就在于要空间,是不是一定要建高层的建筑,有没有其他的替代方案?有没有经过认真的充分的论证?放眼全国,类似的短命建筑比比皆是。2007年1月3日,广州天河城西塔楼被爆破拆除,寿命定格在12年;三天后,浙江仅仅使用了13年的西湖第一高楼在爆破声中倒下;2013年11月9日,南京市湖南路地标性建筑图书发行大厦也在争议声中被爆破拆除;2015年11月15日陕西西安从未投入使用的118米高的环球西安中心金华办公大楼被爆破拆除;几乎同时,河南郑州造价850多万只存活了五年的天桥说拆了就拆了……2010年,时任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就提出,我国被拆除建筑的平均寿命只有30年,而按照我国民用建筑设计通则规定,重要建筑和高层建筑主体结构的耐久年限为100年,一般性建筑为50年至100年。而在中国建筑科学院2014年估测,“十二五期间每年过早拆除建筑面积将达4.6亿平方米,如果按照每平方米拆除费用一千元人民币计算,则每年建筑过早拆除要花费4600亿元人民币。中国城市规划学会朱文俊:一任政府,一任规划,换一任领导城市的规划可能就需要调整,这是目前中国建筑大量被拆除的主要原因之一。短命的建筑造成大量投资付之东流,我国甚至创造了两项世界第一:在消耗了全球最多的水泥和钢材的同时,我们也生产出每年高达4亿吨全球最多的建筑垃圾。城镇化正在进行中,怎么能让这个建筑更长寿一些?清华大学城市规划教研室主任谭纵波:这个原本就是规划建筑专业的使命。但在这个过程中,很多情况下并不是专业的问题。怎么才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有两点:一个是专业问题,用专业的方法来解决,交给专业人员来解决;第二个就是全民要理解规划建筑,它是一个科学。

(原标题:央视新闻:建了拆,拆了建,武大炸楼这笔账到底该怎么算?)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