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胖编怪谈(第241期):西方都市传说——TheRake_zhaoyinwanda.com / 内容

胖编怪谈(第241期):西方都市传说——TheRake

作者:尹力|时间:2016-10-26 10:14|来源:zhaoyinwanda.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胖编怪谈(第241期):西方都市传说——TheRake

今天要从一张图片开始说起。

这张视频截图相信很多人都见过,2010年12月,美国一位擅长捕鹿的猎人在野生游戏发明网站上发布一段视频,面对镜头一双令人恐怖的白色眼睛是人们在夜晚中从未看到过的。他指出,他一直潜伏在丛林等待拍摄时机,最终一个幽灵般的怪物突然跳入他的镜头范围。“幽灵”眼睛释放的白光是由于手电筒照射形成的,据称,它突然从丛林中跃出,然后向镜头瞟了一眼,就又消失在丛林中。这一怪异目击事件发生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摩根马城的一处野生保护区。该视频发布之后点击率直线上升,网友认为这一事件仅是一个恶作剧而已,其中一个评论称,这可能是从一段电脑游戏中截取下来的。但这位猎人仍声称这并非恶作剧,一些人认为视频中的“屈膝幽灵”的姿态与蜘蛛侠十分相似。

不过,这并不是该生物的第一次亮相,关于它的传说,实在有太多太多。

2003年夏季,美国东北部的一户人家,在拍摄家庭录像带时拍到一个奇怪的生物,这个生物长形状像人,但有着獠牙,双眼在黑暗中会发亮。后来,拍摄者被这生物抓走,不知去向,但影带不知为何,居然流到当地电视台手上。虽这家电视台以独家型式整晚播报此新闻,但该消息遭到了隐瞒,并未得到大范围传播,而看到了该新闻的居民也认为这是美国军方搞的秘密武器,于是并不在意,第二天,大家都仿佛这件事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大家给这个秘密生物进行了命名——TheRake。

后来的三年,就连那些看了新闻的居民也慢慢淡忘了这件事。一直到2006年。2006年爱达荷州的乡下,有一对夫妻在晚上睡觉时听见房里有人在走动的声音,由于声音实在太大,两夫妻都怕是有小偷进来,因此丈夫拿着一把猎枪、一个手电筒,肚子去查看声音的来源,临走前还叫妻子躲在被子里不要动。美国乡村地方的房子大多有两层或三层楼,这夫妻的房子就有三层楼,第三层是阁楼,大部份房间拿来做储物室。当丈夫慢慢地巡视完一、二楼时,又听见脚步的声音,这次是从阁楼发出来的。他慢慢走上阁楼,并拿着手电筒往里面照。就在他进到阁楼里面时,手电筒突然照到一个类似人眼一般的两个反射体,他仔细看一下,发现有个类似人的生物蜷缩在阁楼后方。于是他高喊:“不要动,再动我就开枪。”

那生物起先一直看着丈夫,两人僵持一阵后,那生物突然飞快地冲向他,把他撞倒在地后,又冲下楼去。他好不容易撑起身后,赶紧往下楼走,想要看清楚那生物到底是什么。然而他并未找到那生物的踪迹。最后他回到了卧室,对着躲在被子里的太太说:“你不会相信我刚看到什么,一只奇怪的生物,像个人、又像猴子,把我撞倒后,就不见了!”然而躺在床上的太太久久没反应,于是他打开灯,见到眼前的景象——那生物正在啃食着他太太的脑子。他下意识地拿起猎枪朝那生物射击,但因为他全身发抖,所以并没有击中,只见生物抓着他太太的尸体破窗而出。他双腿无力地跪在地上,久久不敢相信眼前所见到的一切。后来警察来了,根本不相信他所说的,认为是他杀了他太太并将他逮补。

后来有专家研究此事,发现早在12世纪,就有这种生物出现在全球四大洲,并有文献记载,有人说它为恶魔之子,也有人说它为从地狱爬出来的生物。与裂口女等都市传说不同,TheRake有非常清晰、充足、来自各个地方的图像证据,而且它最可怕的地方在于它常躲在床底下,有人用摄影机拍到,且还不只一个。不仅如此,在这些目击者中,有人承受不了压力自杀了、有人则是失踪、还有人发疯,仅有少部份人平安无事。这些自杀、失踪、发疯的人,过去所遗留下来的日志或信里,都有记载着TheRake的事。下列几份文件是被美国警方所公开:

最早在1880年,一名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的西班牙人,在精神病院里,写了一篇文章:“我刚经历了一生最恐怖的时刻。我在闭上眼睛,看到了它的双眼,还有黑色的形体,它尖锐的爪子似乎想要刺穿我的身体。我还活着,但是我永远无法入睡了,因为它恐怖的叫声烙印在我脑海里。”

1964年,一位美国男子疑似见到TheRake后,在自杀前所留下的遗书:“当我决定结束我的生命时,我感觉我的痛苦与罪恶也将被释放。这世上除了TheRake以外,没有人给我这么恐怖又痛苦的感觉。当我今早醒来时,它就出现我的面前,它的形状令我作呕,它的叫声一直在我脑袋里挥之不去。当我跟它的眼睛对望时,就算我闭上眼,也无法挥去那恐怖的眼神。我现在连张开眼睛都很害怕,所以宁愿选择了死亡,也不愿再痛苦地活下去,再见了。”

警察在搜寻这名男子的家中时,还发现另一封刚写好的信,摆在遗书旁边,上面写着:“亲爱的兰妮:愿上帝保佑你和你的丈夫,虽然它的声音很恐怖,但我确实听到它在叫唤你们的名字了。”

2006年,又一位目击证人描述了自己看到的全部过程:

三年前的七月4号,我跟我的家人刚从尼加拉瓜大瀑布旅行回来。我们在经过一整天的车程后都累坏了,所以我跟我的丈夫立刻让孩子们上床睡觉。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我醒来,以为我的丈夫去厕所了。我趁机拖走了更多被子,结果把他弄醒了。我道歉,告诉他我以为他不在床上。当时他面向我,忽然惊呼,双脚也立刻从床尾伸起,他的膝盖几乎要把我撞下床。然后他抓住我,一句话也没说。

花了不到几秒的时间适应黑暗,我看见造成他的奇怪反应的原因。在床角,有个东西坐着背对我们,像是一个赤裸的男子,或是某种无毛的大型犬。他的姿势令人不安且非常不自然,像是被汽车之类的东西撞到了。基于某些原因,我并没有立即被吓坏,而是更加在意它的状况,那时我还猜想我们应该帮助他。我的丈夫透过他的手脚瞄着,呈现胎儿的姿势,目光有时会看向我,随即回到那生物身上。一阵快速的动作,那生物爬到床的另一边,然后沿着床铺飞快地爬行,离我的丈夫的脸只有几公分的距离。那生物安静了大约三十秒(或只有五秒钟,只是感觉有一段时间),仅仅在看着我的丈夫。那生物随即把手放在他的膝上然后跑进走廊,前往孩子们的房间。

我尖叫着跑向电灯开关,试图阻止他伤害我的孩子们。当我前往走廊,卧室的灯光足以让我在六公尺外见到他蜷伏的驼背。他转身面向我,浑身是血。我打开墙上的开关,看见我的女儿Clara。

那生物跑下楼梯,我跟丈夫冲去救我的女儿。她受了重伤,并且说出了她短暂的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他是Rake。”我的丈夫当晚赶着将女儿送医,但他不慎掉进了湖里,他和女儿都没能活下来。

身为一座小镇,消息传得很快。警察一开始很有帮助,而当地报纸也对此充满兴趣。然而,那些故事并未出版,当地的电视新闻也没有继续追踪。

有几个月,我的儿子Justin跟我住在我的父母家附近的一栋旅馆里。当我们决定回家时,我开始自己寻找答案。我最终找到隔壁镇上的一位男子也有类似的故事。我们取得联系并开始谈起我们的经历。他还知道两位纽约人见过我们现在称之为Rake的生物。

我们花了整整四年在网络中寻找并写信,集结成一小堆有可能是Rake的资料。这些全都没有任何细节、历史或后续。一本日记中有段记录在前三页有提及这生物,然后再也没提及此。一位船员的日志对那次接触完全没有记录,只提到他们被Rake下令离开。那是日志中的最后一篇记录。(1691年一名水手:他在我入睡时前来。我在床角有一股感觉。他拿走了所有东西。我们必须回到英国。我们必须遵从Rake的旨意不再回到这里。)

然而,里头有许多案例提及那生物会重复拜访同一人许多次。人们也表示听他说过话,包含我的女儿。这使我们好奇Rake在上回见面之前是否就拜访过我们。

我在床边架起一部数位录音机,让它每天晚上整晚运作,足足有两周。当我醒来时,我会沉闷地听过我在床上翻滚的声音。第二周的结尾,我已经习惯用八倍速听着睡觉时的模糊声音。

第三周的第一天,我想我听见了其他声音。我找到一段刺耳的声音,那是Rake。我无法听完,甚至是将他的话抄下。我还没让其他人听过。我所知的只有我听过这声音,現在我相信当他坐在我的丈夫面前时,他是在对他说话。我当时不记得有听过任何声音,但基于某些原因,录音机上的声音使我想起那个时候。一想到我的女儿也听见了这声音使我好难过。

在Rake毀了我的一生之后我再也没见过他,但我知道他在我睡觉时会在我的房间里。我知道且害怕有一天晚上我会醒来,发现他正盯着我看。

仅管出现许多受害者,但TheRake似乎仍未被捕捉过,且部份都市传说网站还举证说世界上不只一只TheRake。美国缅因州的伯维克小城的一位小学生在其中一个网站留言:“当我知道有TheRake这生物时,我兴奋地上网找资料,但都以传说居多。直到有一天,我在回家途中,发现有美国国民兵和警察(美国除非有危害到国家的重大事件发生,否则是不会出动国民兵的)搜索我家附近的树林。我好奇地走近一点看时,有位警察跟我说,叫我赶快回家,把门窗锁好,附近有野兽横行。我回家后,见到父母紧张地把全家门窗锁住,而晚上电视新闻播出一则发现“伯维克小城的怪物”标题的新闻,马上就联想到,原来国民兵和警察在找的是TheRake,我全身不自主地抖了起来,只要有听到风吹草动,我就认为是TheRake来找我们了。”

(小编有话说:大千世界,千变万化,努力过好现在的生活是我们唯一可以把握的。文章资料部分来源于要常来,天涯、百度贴吧等网站,摘录仅供阅读探讨,不代表网易同意其观点。)

【惊悚一分钟】

易友“臭臭臭美男”:

亲身经历,记忆特别的深刻。1999年12月31日,为了迎接新千年,家旁边的超市延长营业时间到2000年1月1日凌晨3点,而且还有很多优惠及活动。11点多的时候约好两个小伙伴一起去超市凑凑热闹。到了超市人不多逛了一大圈什么也没买,三个人就一起回家了。当时回去的路上也没多少路灯,有也很稀疏,昏暗。我们边聊天边走,马上走到了小区的大门口,我不经意抬头看到一人女人站在大门口的对面一侧的柱子下,也没多想,我们就贴着我们这一侧的柱子进了小区。那俩聊的不亦乐乎,我突然觉得不太正常,这大晚上凌晨一点多了,一个单身女子站在大街上很奇怪,我就很随意的扭了下头,用余光发现那个女的跟在我们身后大概五,六米的距离走着,我就更觉得奇怪了,莫非她认识我们,想着在回头看看是谁,可小区里面比较黑暗,回头看也看不清楚,好在前方20多米有个银行,很亮。大家都知道银行门前的灯有多亮,目的是啥也不多说。继续往前走,后面也没有一点声音,我就只能假设她还跟在我们身后,那俩个人简直了,一点没有警惕心,还傻聊呢。就在我们走过银行,我估计她正好在银行门口最亮的地方时,我猛然回头去看身后,跟在我们身后的女人估计没想到我会突然回头,而且也不想我看到她,脸向旁边一侧,我发誓,这是我这辈子最后悔干的事,虽然这看到了她的半张脸,我也清楚的记得在她煞白的脸上,没有任何的器官,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只有白而又平的一张脸!当时我就吓坏了,拉着我那两个傻友就跑,一边跑一边大叫,给自己壮胆。快跑到楼下时,我还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女的就在黑夜中静静地站着,脸朝向我们跑走的方向看着我们!

易友“m1857703****”:

就在前几天,我的老家,山东济宁地区发生了一件事。谈不上多灵异,但是感觉很奇怪。一个八岁的男孩,很调皮,玩弹弓的时候失手射死了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这个老头有五个儿子,属于当地一霸。然后他的儿子们要求男孩家长赔偿二十六万人民币,男孩父母都是老实的农村人,就赔偿了二十六万。结果老头的儿子们又要求男孩的父母为老头送终,披麻戴孝。男孩的父母也答应了。就在出殡的那天,老头儿子的邻居好心提醒男孩父母说:你们看看你们孩子在哪里?男孩父母找了一下没找到,以为是孩子见闯了这么大祸,吓得藏起来了。也没在意。就在出殡队伍抬着棺材去埋的时候,一棵电线杆断了,正好砸到了棺材上,把棺材砸烂了。男孩就在棺材里。事后才知道是老头的儿子们把男孩掐死之后,用钉子把男孩钉在棺材里,呈一个在棺材里跪着的姿势,双手捧着老头的骨灰盒。奇怪的是为什么电线杆早不断晚不断,偏偏这个时候断了。

【怪谈问一问】

上期问题:

上期答案:

看不懂的问题:

某次战争中杀人无数的两个军官,被困在了荒野里。他们孤苦无住,被恐惧和绝望快逼疯了,偏偏其中一位没熬的过去,先死了。另一位更加陷入绝望中,他将自己的战友埋了后,精神已经接近崩溃。更可怕的是:第二天的早上,当他醒来时,发现,死去的战友竟然正坐在他的身旁,用同样绝望的眼睛盯着他,请问是怎么回事?

【易友怪谈】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