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人民日报刊文谈云南高院向钱仁风致歉:公开道歉传递司法温度_zhaoyinwanda.com / 内容

人民日报刊文谈云南高院向钱仁风致歉:公开道歉传递司法温度

作者:尹力|时间:2016-10-26 14:02|来源:zhaoyinwanda.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人民日报刊文谈云南高院向钱仁风致歉:公开道歉传递司法温度

(原标题:人民日报刊文谈云南高院向钱仁风致歉:公开道歉传递司法温度)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国家赔偿委员会主任田成有代表云南高院向钱仁风鞠躬道歉。人民日报8月3日消息,今年7月,广受关注的钱仁风案由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改判无罪后,云南高院向钱仁风致歉。法院向当事人道歉,且是公开道歉,怎么个道歉法,由谁来道歉?一时间全国的眼睛都盯上了云南高院。有网友说,这是对云南高院的一场考试。我作为法院新闻发言人、赔偿办主任,就是代表云南高院接受这场考试的“考生”。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给冤案、错案中的当事人道歉,一直是司法机关难以逾越的障碍。在钱仁风案之前,已经有几家高院在改判无罪或冤案平反后,以鞠躬道歉、公告道歉、当庭道歉等方式积极纠错。比如,2010年,河南高院院长张立勇到赵作海家里鞠躬致歉;2014年,内蒙古高院常务副院长赵建平将案件再审判决书送到呼格吉勒图家中,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并鞠躬道歉;2015年,安徽高院在《亳州晚报》上刊登公告,为“亳州兴邦公司集资诈骗案”中原判有罪的邱超等19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向他们赔礼道歉;2016年,海南高院副院长傅勤向出狱的陈满鞠躬致歉并送上5000元慰问金……经过研究,我们决定选择一种正式道歉。7月8日下午的听证会上,多家媒体屏息凝神。当主持人宣布,由作为云南高院国家赔偿委员会主任的我代表高院向钱仁风鞠躬致歉时,我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过去,站到从座位上走出来的钱仁风面前,认认真真、诚诚恳恳、九十度深鞠一躬。那一刻,我只听到了各种咔嚓的快门声。几分钟后,这张鞠躬的照片就出现在了各种微信朋友圈和新闻网站。公开道歉,认真道歉,既是自己的职责所系,也有自己的一片诚意。致歉信不长,却是我一字一句用心写的,院党组也认真进行了修改、把关,浸透着对公开道歉的诚恳、对钱仁风的尊重。我们希望通过道歉,能抚慰钱仁风13年又10个月煎熬的心,昭示云南高院有错必纠、有错必改的勇气和决心。而这次道歉引起了外界巨大的关注,则是让我始料不及的。在道歉现场,我说,一个西南边陲的高院,敢让这么多媒体现场旁听,就是想用一种比较开放的姿态和司法公开的真诚,让所有在场的媒体能看到法院的态度,感受到司法的温度。见证现场的很多法官,当天也流泪了,他们觉得五味杂陈,既看到了法治的进步,又替鞠躬的我觉得有点委屈。而在我看来,面对冤假错案,面对受侮辱和损伤的公民权利,司法机关低头“认错”、道歉,不仅无伤司法尊严,反倒是一种必须履行的司法公信力和自我修复程序。这应成为一种常态,也应成为我们改变司法冷、硬的一种努力和突围。一声道歉,一个鞠躬,远不能抚慰冤案受害者的全部精神伤害,但每个受到冤案伤害的公民,都有权利获得一声诚恳的致歉。弯下了腰,才能挺直了身。真诚期望用我们的行为去修复社会伤痕,恢复社会常态,让司法有温度、有人文、有谦卑,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让人们看到法治的希望。

(原标题:人民日报刊文谈云南高院向钱仁风致歉:公开道歉传递司法温度)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