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明目张胆拉客,黑出租屡胜“正规军”(组图)_zhaoyinwanda.com / 内容

明目张胆拉客,黑出租屡胜“正规军”(组图)

作者:尹力|时间:2016-10-03 15:50|来源:zhaoyinwanda.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明目张胆拉客,黑出租屡胜“正规军”(组图)

(原标题:明目张胆拉客,黑出租屡胜“正规军”(组图))

  一名女生乘坐黑出租离开记者周震王铮摄.本报记者周震王铮黄冠林陈延鹏“都知道黑出租安全没保证,但是公交车难等,速度慢;出租车难打,价格还贵,我们这的学生也很无奈。”在长清大学城山东艺术学院读大三的小刘说。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高校门口,大型市场、新建小区门口等处都能频繁看见面包车一类的“黑出租”揽活。由于缺少强有力的监管,加上特定地点出行需求大但公共交通供给不足,导致这些黑出租屡禁不止。   盘踞地1号:长清大学城   盘踞高校门口,来人就问“走不走”   “坐车不?”“到哪儿?上车就走。”9日,黑出租的集散地——长清大学城商业街内的张衡路上,几位司机逢人便吆喝。   很快便有学生前来询问。记者看到,3名女大学生手中提着新购的生活物品上了一辆黑出租。   据了解,这些黑出租一般都是按人头收费,从大学城商业街到山师大、山工艺、山东交通学院一般是每人2元,到山东艺术学院则是每人2.5元。但是,车上必须有4到5名乘客才能出发。   随后,记者以学生身份上了一辆黑面包车。上车后,记者看到,车内还放着几个马扎。在与面包车司机交谈过程中,记者得知,他干这一行有10年了,干得好的时候,一天挣个千数块钱不成问题。   今年22岁的徐慧(化名)是山师长清校区一位大三学生。她告诉记者,长清大学城几乎每个学校门口都停放着没有任何运营手续的“黑出租”。而这些车没有计价器,价钱都是司机随口说,有时还会让人先上车,载一段路之后再要钱,这时不便下车,价格只好由司机说了算。   盘踞地2号:洪家楼公交站牌   停在人行道上揽客,还兼职送快件“花园路南侧洪家楼公交站牌处天天有黑出租扎堆拉客,五六年了没得到解决。”9日上午,有市民来电反映。   11:50,记者来到花园路与洪家楼南路路口。“去哪儿啊,便宜点走不走?”东南侧人行道上停着一辆“黑面包”,车旁2名男子正撑伞站在雨中拉客。再往东走约100米就是洪家楼公交站牌,1名中年女子和1名中年男子也在撑着伞拉客。一旁的沿街楼停车区域内还停着数辆“黑面包”,司机见行人经过便摇下车窗问“去哪儿”。“你去铁职吗?她要10元,我5元就拉你走。”一男子摆摆手把记者叫到一旁,指着自己的面包车让先上车。记者看到,车内除了核定载客的7个座位(包括驾驶座),后备箱也被改装,加上了两排各能坐3人的长椅。   就在招呼记者的男子出发前短短15分钟的时间里,他还接了3个快件赚了50元,“我在这边干几年了,跟周边商贩都熟,这个信誉还是有的。”   “今天下雨,又是周一,人少一些。下午3点再过来,出来玩的大学生就多了。”该男子称,他运送的乘客绝大多数都是济南东部大学城的学生,洪家楼商圈离他们最近,每天都有不少人往返,“周末生意更好做,喊一声车就坐满了”。   盘踞地3号:新建小区门口   离车站远,住户瞅准商机开黑车   9日上午一大早,家住济南西部某小区的李女士为上班不迟到,匆忙地来到小区门口。这里此时已经聚集了三四辆等客的黑出租。“把我放到经十路就行,多少钱?”“5块钱。”作为黑出租的常客,李女士深知他们的行情价,象征性问了一句便上了一辆快满员的面包车。   “我住的小区是新建小区,距离最近的公交站点要步行近10分钟,而且在车站苦等10多分钟,也不一定能挤上车。”李女士说,这时候黑出租便有了用武之地,其中有些司机还是小区住户,他们早就看准了“商机”。   此外,在大型集贸市场、批发市场门前,市民多多少少都能发现黑出租的踪影,较集中的几个地方是北园路上的几个建材市场和中恒批发市场。江湖论剑   正规军为啥“拼”不过黑出租   黑出租拉帮结派,的哥称“不敢惹”   在市场利益的驱动下,正规出租车与黑车两大团体早已势不两立。2015年12月,许多出租车司机在长清大学城附近被扎胎。不久后,警方查实,部分黑出租司机因不满生意被抢,便在路上撒钉子报复。   很多正规出租车司机表示,他们惹不起黑车司机。记者在长清大学城商业街采访时,遇到了在张衡路西口送客人的出租车师傅王先生,他送下乘客后,调转车头就准备离开,“高校门口的黑出租往往拉帮结派,别说正规出租车,就算其他地方的黑出租也只能送客,不能拉客,为几十块钱起争执,不值。碰上乘客就拉,碰不上就回去。”   另外,他还告诉记者,正规的出租车都知道这么个“潜规则”,送人只送到商业街东头和西头,一旦进入街里面,一时半会儿别想出来。“他们看到我们在这里拉活,就会把停在路边的车横在马路上,堵住路口,故意不让我们出去。”   公交速度慢、车次少,学生“等”不起   仔细分析黑出租的分布区域和出行路线不难发现,黑出租的猖獗之地,正是公共交通的盲区所在。   据统计,长清大学城汇集在校师生近20万人,如此庞大的群体在出行方面的需求可想而知,但是由于目前公交网络的局限性,加之正规出租车一般很少到较偏远的校区且价格偏贵,这就给黑出租创造了一块生存的空间。   “我们学校位置比较偏,离交通干道很远,学校门口仅仅开通了24路公交车,而且车次非常少,常常一等就要等半个多小时,想要拦个正规的出租车又比较难,所以有急事的时候,往往大家几个同学凑一凑就坐这些黑出租了。”就读于山东艺术学院的小王说。   距离东部大学城最近的洪家楼商圈,黑出租扎堆的原因也大抵相似。“从洪家楼到学校也有公交车,但路上又得转车,跑得又慢,还经常很挤。”一山东英才学院学生透露,“车上常常挤得只有放脚的位置,你知道这种情况下站一个多小时是什么感觉吗?不如多花几块钱坐黑车。”   取证执法有难度,交通部门也很纠结   关于大学城黑出租的问题,记者在长清区交通局了解到,他们已经成立了6个小组,30余人的执法队伍,每天在各个高校附近打击黑出租,“黑出租一般就是周末或节假日出来的比较多,光五一假期这几天,就查了至少15辆。但黑出租流动性很大,我们查的时候他们就跑,而且固定证据的困难比较大,必须等着学生都上了车,把钱交上了,有了足够的证据才能查处。我们执法的时候必须穿制服,黑出租司机一看,就知道来查车的了,到时候让学生一下车,证据也就没了。”   求解探索   封堵黑出租,还得公交更给力   在查处整治黑出租的行动上,相关部门一直没有停止过脚步。但事实证明,一味地查处整治,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黑出租的问题。像往返于市区与南部山区之间的公交只有67路、88路及几条支线,由于发车间隔时间较长,南山沿线便成了黑出租的热门选择。   山东交通学院交通与物流工程学院教授蔡志理认为,当前已有的公共交通系统无法提供足够的道路服务,这种供需矛盾,正是黑出租存在的土壤。山东大学交通规划设置研究中心主任张汝华认为,完善并优化公共交通体系,让成熟便捷的公交服务抢占黑出租市场,是从根本上解决黑出租难题的重要方法。   据长清区交通局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下一步要增加通往长清大学城的客运车辆。不过,大学城客流具有潮汐性,“比如投入20辆客运车辆,平时人少时,可能启用2辆就能满足需求,而一到人多的时候,就需要全部投入运营。这样的话,人少的时候剩余的18辆车不运行,就会造成资源浪费,而全部运行的话,又会出现空跑的现象,也是一种浪费。”
  作者:周震王铮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