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当今中国昆曲界最年轻美丽的杜丽娘_zhaoyinwanda.com / 内容

当今中国昆曲界最年轻美丽的杜丽娘

作者:尹力|时间:2016-10-26 13:23|来源:zhaoyinwanda.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当今中国昆曲界最年轻美丽的杜丽娘

(原标题:当今中国昆曲界最年轻美丽的杜丽娘)

  

女报记者刘小可  工闺门旦,灵秀温婉,嗓音甜美,台风端雅,用这四个词形容张冉再贴切不过了。当很多90后都在做直播的时候,这名90后的济南姑娘却在戏曲界摸爬滚打,凭自己的实力和努力,成为上海张军昆曲艺术中心当家花旦,昆曲王子张军的黄金搭档。她曾代表中国赴美国、法国、瑞士、德国等国演出,接受《纽约时报》等媒体专访,2014年在上海兰心大戏院举办“冉冉升起”个人昆曲折子戏专场,2015年获得第25届上海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新人主角奖,被著名音乐家谭盾称为合作过最年轻美丽的“杜丽娘”。结缘四岁就会唱戏对舞台一见钟情  “因为家里人喜欢戏,我四岁就会唱戏了。我对舞台,是一见钟情的。”张冉自小便是极易痴迷于所爱事物中难以自拔的女孩,读书时,她因为爱唱戏而无心功课。2001年,济南艺术学校京剧班面向全省招生,她终于得偿所愿,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艺校。  虽然四岁就会唱戏,但张冉从未接受过专业的培训,入校后,她开始如饥似渴地学起戏。每天第一个去排练场,也是最后一个离开,每天如此,直到毕业。现在回想起母校,她最怀念的,便是排练场的大镜子和地毯。至于学戏的苦,张冉并未赘述。旁人觉得苦不堪言的经历,她只用了“苦中作乐”四个字来形容——因为真的喜欢,所以并不觉得那是苦,回想起来,反倒是美好的滋味。  苦练4年,张冉以专业前几名的成绩拿到中国戏曲学院、上海戏剧学院的“通行证”。也许是冥冥注定的缘分,第一次踏上上海这片土地,张冉就被深深吸引。“那天是冬天,下着小雨,感觉特别好。这个城市有民国的风情,跟我的性格、喜好,内心情愫都很吻合,就像化学反应一样,那一刻一下就定格了。”就这样,她迷恋上上海这座城市,缠绵,颓靡,风情万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上戏,在喜欢的城市唱爱唱的戏。寻梦大学个头疯长主攻花旦被迫转行  张冉学京剧时主攻的行当是花旦,入校时一米六三的个头很适合花旦、花衫的角色,但万万没想到,进了大学开始“疯长”,大一时已是一米七的高挑个头了。老师告诉她,花旦肯定唱不了了,希望她考虑改青衣。“青衣沉重端凝、一板一眼,和我的内心不那么般配,所以我并不喜欢。”对张冉来说,唱戏并不只是糊口的一碗饭,如果不是自己真正的心头好,她不会唱得开心。  无论如何,一米七继续唱花旦是不可能了。那些日子她沮丧甚至绝望,一时看不到前路,追寻了多年的梦想,如同被判了“死刑”一样。她躲起来,不愿意去上课,别人上课,她就在校园里溜达。有一天,她溜达到剧场,正好有人在排练《牡丹亭》,她坐下来,听着听着,竟泪流满面。“当时的心情很难形容,但有一种欣慰,就是找到了自己接下来要做、要学的事,我找到系主任,说我要改昆曲。”  不但要转行、还要转行当,这就像万里长征,遥遥无期。昆曲与京剧发音不同,对于毫无基础的张冉来说,就像小朋友重新学说话。那些年月,张冉又回到了小时候的状态,每天待在排练场,“我每天就对着镜子,对着自己,看自己是谁,看自己会变成谁。”这一练,就是10年。不过,初改昆曲的张冉,十分幸运,知遇恩师张洵澎。因为昆曲基础薄弱,常年被老师带在身边,同吃同住,吃完“小灶”,再去学校上大课。张老师教她的第一出戏是《牡丹亭·寻梦》,张冉说,这真是她的寻梦。”蝶变初出校园入梨园世博首演挑大梁  毕业后,正巧“昆曲王子”张军成立“张军昆曲艺术中心”,需要合适的旦角搭档,在张洵澎老师的介绍下,张冉加盟“张军昆曲艺术中心”至今,与师哥张军合作演出。  世博会期间,实景版昆曲《牡丹亭》成为首演节目,每周连演三场,而七八月份的上海室外气温四十多度,再加上里三层外三层的戏装,张冉体力不支加上中暑,躺在床上起不来。但演出前,她挣扎着去医院吊水,吊完水拔了针头就往演出的地方跑,演完了再接着去吊水。  “如果昆曲只是我的职业和工作,我可以在力所不能及的时候请假。但对我来说它不是一份普通的职业,是一种信仰,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常香玉大师说过的一句话——戏比天大一直支撑着我。”这段经历对她来说意义非凡,她始终没觉得这是一种(难,而是一种(砺:“作为一名艺术工作者或是艺术家,不是空穴来风的,一定要吃别人吃不得的苦。”  像是奇妙的化学反应,张冉遇到了昆曲,变成了真正的张冉。她说,学了昆曲后,越发能触摸到自己的灵魂。“京剧我也爱,但是这门艺术没有那么能touch我,昆曲不一样,她让我沉进去,甚至陷进去。”  张冉是那种很难从角色走出来的人,她说,演比较欢快的角色,观众看得开心,自己演得也开心,这对她来说更多的是一种释放。而演悲剧色彩很浓烈的角色,因为太投入,经常演完后也分不清戏里戏外,但对自己来说更像一种修行,放下许多痴嗔贪。她认为,一个演员,如果不投入,是演不好戏的。“演员分很多类型,有的拿它当一种饭碗;有的在艺术中得到一些成就和名利,还有一种演员是沉浸在其中,找到自己。”张冉说,她属于第三种。  生活中,张冉是一个非常简单、纯粹,用她自己的话说甚至“乏味”的人。她住在上海一座80年前的老公寓里,浓郁的民国气息,她笑说,住在这种地方,才觉得合宜。她喜欢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唱戏的时候读读书,画画画,摆弄摆弄花。“我一直觉得,每个时辰都应该在舞台上度过。或沉迷,或一往情深。”她出入于戏中角色,人间烟火于她而言,大概半是流连,半是厌烦。因为她的沉迷,常与现世疏离,与十里洋场许多繁华失之交臂;但也因为这份沉迷,她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有曲万事足。这一份孤独的沉迷,只属于忘我且纯粹的演员,台上台下,都值得珍视。恋旧看遍千山万水母校四年最珍贵  如今,园林版昆曲《牡丹亭》已成青浦的一张文化名片,每逢周末赴朱家角观剧的海内外观众络绎不绝,时常出现一票难求的景象。作为女主角,张冉已演出210余场,还把这场经典昆曲带到了美国大都会博物馆、法国外交部官邸,德国德雷斯顿博物馆,把中国传统文化带到了全世界。  看遍了大好河山,张冉最怀念的还是母校的老师、同学、排练场、校园的边边角角。她还记得,那时的她是个戏痴,一个新学的动作不会,就去排练场做上一百遍,唱起戏来什么都会忘,常常连吃饭都不记得。班里的同学轮流帮她拿饭盒,打好饭菜带回寝室,让她即使误了饭点也有吃的。  在校期间,因为太优秀,张冉得到了大大小小的演出机会,有时候也会被孤立。年纪小小的她想不开的时候,李凤泉老师就带她去吃肯德基、麦当劳,和她谈心,帮她调整心态。晓丽姐姐像亲姐姐一样保护、关心她,生活上无微不至,让她心无旁骛地专心唱戏。上学那会儿,小小年纪就要住宿,多亏了学生科科长张立,教会大家遵守纪律,远离危险,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学习生活氛围。考大学的那年,司青华老师带她去家里“开小灶”,坚持每天免费为她加课,从未因家中有事而耽搁。还有田波和杨桦老师,给了她最扎实的基本功……   “那是我人生中缺失不了的经历。这些同学和老师对我来说非常珍贵,没有他们,我不会走得这么一帆风顺。”在张冉心里,济南艺术学校就像一艘船,给她保护、给予、财富,让她找到自己的位置。“现在我在一艘更大的船上,漂亮地往前行驶,感谢母校那艘船,把我送上了这艘更大的船。”  作为母校的红人,张冉也有话对学弟学妹们说:“如果你真的喜欢舞台,喜欢艺术,就要有执念。每天都想着,我一定要成为一名艺术家,我一定要在舞台上光彩照人。每天都想这一件事,你所做的都为这一件事,终有一天你会变成你想成为的人。”  对于今后的打算,张冉说,仍怀抱童年的梦想——做一名艺术家,为昆曲付出一份微薄之力,让更多人关注、传承这门美妙的艺术。

(原标题:当今中国昆曲界最年轻美丽的杜丽娘)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