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首页 / "9·3"阅兵一年来至少20位领队将军获提拔_zhaoyinwanda.com / 内容

"9·3"阅兵一年来至少20位领队将军获提拔

作者:尹力|时间:2016-10-26 12:11|来源:zhaoyinwanda.com资讯网|评论数:|字号:[小] [大]
核心提示:"9·3"阅兵一年来至少20位领队将军获提拔

(原标题:“9·3”阅兵一年来,至少20位领队将军获提拔)

今天是9月3日,一年前的大阅兵式,习近平检阅五十个受阅方队。

当时共有50多位将军领队参加受阅,他们平均年龄53岁,最大的58岁。

据报道,将军领队的选拔要遵从三个原则:第一,必须是现役军人;第二,必须是该方队所在部队的指挥员或其下级单位的指挥员;第三,必须政治可靠、军事技术硬、作风优良、群众威信高、事迹突出具有代表意义。

一年来,解放军发生了多项重大变化,“史上最牛军改”后,7大军区改为5大战区,成立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和战略支援部队,并启动30万裁军。

“政事儿”梳理发现,在参加去年阅兵式的56位将军领队中,已至少有20人在本轮军改中走上新岗位,而陆军将领、集团军主官等都是将军领队的重要晋升方向。

“政事儿”注意到,一年来,已至少有5名在集团军中任职的将军领队,军改后发生职位变动。

有新闻报道显示,“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英模方队领队、原南京军区第1集团军副军长王秀斌少将,已升任第1集团军军长。军改后,第1军转隶东部战区陆军。

公开简历显示,王秀斌1964年出生,是南通如东人,参军已30多年,从一名普通战士成长为将军,曾经担任“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某机械化师“尖刀七连”的团参谋长和师长,见证了连队的成长、转型。值得一提的是,“雁门关伏击战英雄连”前身是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同志亲手缔造的陕北红军连队。抗战时期,参加的战役1万1千多次,雁门关伏击战中,这个师第716团一举歼灭日军500余人,击毁日军汽车30余辆。

公开信息显示,王秀斌此前曾多次指挥两栖机械化部队参加演习训练。

今年7月有报道显示,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第14集团军原副政委高伟少将已升任第54集团军政委。

右为高伟

高伟参加过对越自卫作战、汶川抗震救灾等,经过国防大学指挥员班培训,多次立功受奖,曾获“全军优秀指挥军官”称号。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外,“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领队、38集团军副政委王成蔚任65集团军政委;“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领队、第16集团军参谋长黄铭少将调任41集团军军长;“东北抗联”英模部队方队领队、第38集团军原参谋长王印芳少将已出任该军军长。

在“9·3”阅兵中的56位将军领队中,已有至少6名将军在军改后的各战区陆军中任职。

据《湖北日报》报道,8月29日,中部战区陆军舟桥旅“长江-2016”渡江工程保障实兵演习在长江湖北段某水域举行。其中,孙永波以中部战区陆军参谋长身份现场观摩指导演习。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这是孙永波少将首次以“中部战区陆军参谋长”身份亮相媒体。此前,他的职务是第39集团军副军长。

在“9·3”阅兵中,孙永波作为高射炮兵方队的将军领队,与其他55名将军领队一齐参阅。

同月消息显示,“华南游击队”英模部队方队领队、第42集团军原副政委、纪委书记祝运璇少将,已任南部战区陆军政治工作部主任。据公开资料,2013年12月,祝运璇晋升少将军衔。

今年3月消息显示,第65集团军原副军长赵冀鲁少将已出任南部战区陆军副司令员一职。在“9·3”阅兵时,赵冀鲁为“狼牙山五壮士”方队领队。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此外,“刘老庄连”方队领队、原济南军区装备部副部长刘卫星少将,出任北部战区陆军装备部部长;反坦克导弹方队领队、时任北京军区后勤部副部长李明少将,军改后调任中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领航直升机驾驶员、原总参陆航部副部长陶炳兰已调任南部战区陆军正军职领导。

“政事儿”梳理发现,已有至少5名“将军领队”赴各战区司令部任职:“海军反舰导弹”方队领队、海军北海舰队原副司令员刘庚群少将调任北部战区副参谋长;百团大战“白刃格斗英雄连”方队领队、原成都军区第14集团军副军长邓志平少将调任西部战区副参谋长;“空军预警雷达”方队领队、原北京军区空军防空某师师长、空军某部副司令员侯海涛,已任中部战区参谋长助理;装备保障方队领队、原总装通用装备保障部副部长王继东已任陆军后勤部副部长。

值得一提的是,原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常丁求已升任南部战区副司令员,成为全军现役最年轻的大军区职军官。在“9·3”阅兵时,常丁求担任歼-10战机方队领队,也是最年轻的将军领队。

《解放军报》曾报道,走上南空某“王牌师”师长岗位的常丁求,曾率先实施新型飞行训练指挥模式、率先开展“自由空战”对抗、率先打造多要素集成训练协作区、率先组织异型机对抗,部属说他是“把乌纱帽放在一旁谋打赢”。

随后,常丁求在2011年升任空军参谋长助理,2012年晋升少将军衔,并于2014年6月12日之前升任沈阳军区空军参谋长。

在“9·3”阅兵式上,“即将达到空军歼击机飞行员的最高飞行年限”的常丁求驾驶“歼-10”战机,带领空中梯队飞越天安门接受检阅。

“我们崇尚一句话,在战斗中飞行,在飞行中战斗。”在接受采访时常丁求介绍,“平时的训练对抗性更强,看谁的武器发射快,谁能最早把对方击落。这次阅兵的性质不一样,要求更加精准,相互之间的协同配合要更好。”

今年5月有消息显示,周煦明已经从北海舰队换防至南海舰队服役,担任编队指挥员、南海舰队副司令员。“9·3”阅兵时,周煦明以海军岸舰导弹方队领队的身份率部受阅。

周煦明是浙江诸暨人,1962年1月出生,30多年军旅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都在潜艇里度过,此前先后担任海军东海舰队某潜艇支队支队长、海军东海舰队副参谋长,率部曾创造某型潜艇航程最远、时间最长、极限深潜等数十项纪录。

另外,今年2月消息显示,东海舰队原副参谋长黄新建已任北海舰队副司令员,在阅兵中,他担任舰空导弹方队将军领队。

此外,“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地空导弹第一方队领队、前北京军区空军副参谋长刘明豹少将已经出任中部战区空军副参谋长。

刘明豹曾任地对空导弹部队某师师长,2014年7月晋升为空军少将军衔。2009年接受采访时,刘明豹曾向记者介绍,“中国地空导弹部队的发展主要经历了五六十年代的初创阶段、七八十年代的发展壮大阶段和如今的快速发展阶段。”

“政事儿”注意到,除了将军领队,其他参与“9·3”阅兵的相关军队将军、校官,职务也发生了变动。

8月消息显示,“9·3阅兵”时担任阅兵徒步方队总教练、指挥部新闻发言人的刘士胥大校,已由北京卫戍区副参谋长职务,升任卫戍区参谋长。

据公开报道,刘士胥大校出生于1963年,山东莱州人,1980年11月参军入伍,长期服役于解放军陆海空三军仪仗队。刘士胥曾于1981年、1984年、1999年三次参加大阅兵,并于2002年担任仪仗大队大队长,先后四次被评为优秀主官。

阅兵前夕,8月22日,位于北京昌平的阅兵训练基地,接受近50家国内外媒体90余人采访。在随后召开的介绍会上,作为新闻发言人刘士胥向记者们介绍了徒步方队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而在“9·3阅兵”担任阅兵领导小组办公室陆军作战局局长的鲁传刚大校,已转任陆军参谋长助理。公开资料显示,鲁传刚曾在原总参谋部服役,担任过原总参作战部应急办副主任等职。


  • 支持

  • 高兴

  • 震惊

  • 愤怒

  • 无聊

  • 无奈

  • 谎言

  • 枪稿

  • 不解

  • 标题党
责任编辑:影

网友评论

本周排行

图片新闻

焦点关注